推广 热搜: 好印象  土工布  皮带线  环保灶  混凝土搅拌站  智能流水线  皮带生产线  带式输送机 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  皮带流水线 

能瞧见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,深深的墨绿色,被雨水打湿

   日期:2021-03-12     浏览:1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轰隆  黑云涌动的天边,滚过一道闷雷。  哗啦啦地,窗外的雨又大了起来,如注的雨水从青青的瓦檐下飞泻而下,顺着砸到已经坑
 “轰隆……”
  黑云涌动的天边,滚过一道闷雷。
  “哗啦啦”地,窗外的雨又大了起来,如注的雨水从青青的瓦檐下飞泻而下,顺着砸到已经坑坑洼洼满是泥水的地面上。
  风刮得没关稳的两扇窗直晃动,发出“哐当哐当”的响声。
  
  正在屋内做针线活儿的见愁,听见这声音,吓了一跳,险些扎了自己的手。
  望着那不断摇晃的窗,她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,连忙放下手中缝了一半的袍子,走到窗边来,将两扇窗拉回来关上。
  窗一关,外面的雨声却半点没小。
  时不时在天边滚动的闷雷,也越来越近,好似在他们家房顶上滚动一般。
  
  见愁一听,不禁叹了口气。
  伸手在自己尚未显怀的腹部轻轻抚摸,她瓷白的脸上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柔和。
  兴许,这就是老天给自己最好的赐予了。
  
  新婚三月,见愁也没想到,自己竟能这么快有孕。
  今晨也不知怎地,平白呕吐起来,她请了乡里的大夫来看,大夫却一个劲儿地说恭喜。见愁追问了好半天,对方才笑着说,您是有了身孕。
  好半天,她都没反应过来,连到底是怎么付了诊金,送走大夫的,她都全然回记不起了。
  
  见愁,原本是只有名没有姓的孤儿。
  自有记忆开始,她便知道自己无父无母,幸得好心人收养,方能安生平顺地活下来。
  后来,她遇到了谢不臣,那时候他还不是秀才,只是谢家的少爷,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。直到谢家家道中落,谢不臣被仇家追杀,正好为见愁所救,两人才算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  三个月前,他们终于在这小村庄落了户,成了亲。
  于是,见愁也有了姓,从此以后叫“谢见愁”。
  
  谢不臣熟读四书五经,在家里时便小有才名,已经是童生。后来他参加县试,又得了秀才,便越发用功读书起来。
  他舍不得见愁受苦,曾握着她的手说,等他回头拿下了更高的功名,便能做官,以后,见愁也算是个官太太了。
  
  今日一早,谢不臣就去了县学读书。
  往日里这时候,他也该回来吃饭了,可偏偏赶上这样的大雨天。
  见愁想着,他带了伞,多半是道中泥泞,路不好走,所以迟迟未归。
  等他回来,她便将这天大的喜事告诉他。
  唇边挂上一丝浅笑,听着周围嘲哳的雨声,她也不觉得心烦了。
  
  从窗边走回来,见愁没再拿起针线活儿,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一柄鲛皮为鞘的宝剑——这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,是谢不臣拼死也要带走的。
  她走到了屋前,望着窄小的院门,巴望着谢不臣从雨幕里出现。
  这是很简单的农家小院,几只大白鹅被竹篾篱笆围了起来,正欢快地在雨里叫唤着,不时将修长的鹅颈转过去梳理羽毛。偶尔一抖,便见落下来的雨珠被油亮的鹅毛抖得飞旋出去,一片晶亮。
  透过厚厚的雨幕,能瞧见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,深深的墨绿色,被雨水打湿,仿佛更浓了。
  层层的雷声,便在山那边滚动。
  
  见愁一手扶着门框,一手抚摸着腹部,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伞去县学找人,雨幕里便传来了一阵穿行的脚步声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