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好印象  土工布  皮带线  环保灶  混凝土搅拌站  智能流水线  皮带生产线  带式输送机 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  皮带流水线 

见愁温暖的脸颊,淡淡笑道:“你在家,我总归要回来一趟的

   日期:2021-03-12     浏览:14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雨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也渐渐近了。  一道颀长的身影,慢慢从晕染开的雨幕之中凸显出来,伞边沿滑落的雨水,像是连线的珠串,
 雨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也渐渐近了。
  一道颀长的身影,慢慢从晕染开的雨幕之中凸显出来,伞边沿滑落的雨水,像是连线的珠串,不断地落下,溅在地面上,与周围的雨水混杂在一起。
  谢不臣的眉是长的,鼻是挺的,唇是薄的,有一线近乎冷峻的弧度。
  湿冷的水气,晕染在他眼角眉梢上,似乎又增了一分霜寒。
  握着伞柄的手,是握笔的手,修长,白皙。
  
  见愁瞧见了他,脸上立时露出放心的表情来,唇角不自觉的勾起:“你回来了。”
  谢不臣淡淡点了点头,嘴唇一分,像是要说什么,最后又牵出一抹笑来,走上了屋檐,将伞收起,小心地倒立在了门轴旁。
  见愁赶紧将他让进屋,伸手就要为他解下外面已经湿了的袍子。
  
  苍青色的袍子,被雨水打湿,变出一种与外面群山一样的墨绿色。
  见愁唯恐他着凉,却没想到,在这一刹,手却被另一只冰凉的手给按住了。
  顺着这一只手看过去,见愁看见了谢不臣带着浅笑的脸。
  为什么觉得有些奇怪?
  见愁不解:“你手好凉,怎么了?”
  
  谢不臣摇摇头,转眸一打量屋内的陈设。
  这里像是他今晨走的时候一样,除了放在简单方桌上的那几件衣裳,有一些已经叠好了放在一旁,还有两件则散放着,其中一件的袖子上还插着针线。
  见愁解释道:“方才窗没关好,又打雷又下雨的,我顾着关窗,回来便只顾着想你怎么还没回来,一时便忘了继续缝。不过其余的几件衣裳,我已经缝好了,一会儿你可以换上,下午雨小了,便继续去县学——”
  “见愁。”
  清冷的嗓音,这一次却带了一点奇异的沙哑。
  
  见愁以为他是被雨淋了,染了风寒,倒担心得不行:“你嗓子都哑了,必定是急着回来,路上不当心,在雨大的时候赶路。若是回不来,在县学里待着也是可以的……”
  话是这样说,可她心里却甜滋滋的一片。
  说着说着,唇边的笑弧便扩大了。
  
  谢不臣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。
  他浑身都湿透了,脚边全是水迹,眼前的见愁,满心满眼都是他,笑起来的时候也暖暖的。
  今日冒雨归来时见到的场面,又平静地在他脑海之中回放,同时回响的,还有那振聋发聩的苍老声音。
  
  “道常无名,朴虽小,天下不敢臣。”
  “人为肉体,为凡胎,心为七情六欲所系,难离酒色财气。”
  “世外有仙山,苍茫云海间。凡尘如一芥子,红尘几度皆为虚妄。问世间人,何不脱去凡根,寻仙问道?”
  “斩情根,断尘缘。若要求道,须舍尽一切,汝以何证之?”
  
  汝以何证之?
  短短的五个字,却像是一道天堑鸿沟,隔绝了人世与仙尘。
  而谢不臣,必须跨过去。
  他抬手,冰凉的手抚摸着见愁温暖的脸颊,淡淡笑道:“你在家,我总归要回来一趟的。”
  
  这手凉得,叫见愁抖了一下:“哪里用得着那样麻烦?我又不是什么身娇肉贵的。不过你回来也好,我有件事……”
  她说着,伸出手去,温暖的掌心覆盖在谢不臣的手背上,才一碰着,便感觉到了那种冰冷。
  叹息一声,见愁都担忧得忘了要说什么:“你身上太凉了。”
  “无事,我身子可比你壮多了。”
  谢不臣笑着,退后了一步,平静地转过身,一眼就瞧见了挂在斑驳墙壁上的那一把剑。
  
  乌黑的刀鞘上满布着片片鳞甲,却依旧黑亮,没有半点灰尘。
  他慢慢伸手出去,将这一柄宝剑取下,轻轻一拧,再一用力,一寸一寸的寒光乍泄而出,伴着窗外的雨声雷声,令人不禁屏息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